地方诗歌: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南阳商丘信阳周口驻马店济源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名作 > 挽歌
挽歌
时间:2017-11-8   浏览次数:658    作者:李浩  文章来源:


莫扎特在金尼斯坦的魔笛里,

  如同上帝的爱子。
上帝说,“你去,我必让你
  胜过赫卡忒。只要
你在我里面歌唱,我必恩待你,
  就像我恩待的鱼群,
我赐给她们河流。我聆听,
  我必将你歌颂的爱情与婚姻成全,
直到永远。”木魅在维兰德
  启蒙时代的魏玛金镜里。
根荄盛长明日,村庄施予草木的
  泥土和粪土,终结于飞驰的
铁路,以及向低岸张开
  干旱之口的水库。万物复产,
梧桐既阜。星光奋力挣脱
  大地的贫苦。他低下头,
舔那暴露在晨露上,新鲜的
  蚌肉。捕鸟之人,举起
网兜。羊水般的太阳线,网住
  白鹭与水蛇,混居的檀树。
想象撕裂我,一种出生,
  不留痕迹,好像内心
被植上了一层猪皮。吊死鬼,
  在繁茂的檀树上,以银丝,
拴住自己的脖子。夏季微风厥命,
  你在栅栏中,强吻强暴
赫拉的苹果树,在金河彼岸,
  生出塔那托斯(这个飘来荡去的
疯子)。拖拉机、勘探镜、
  打桩机、挖土机,从遥远的
高速公路至铁轨,开到渺小的
  回龙寺。我丈量南水,我卖地,
我在大广高速公路上听完了
  莫扎特所有的交响曲。很可惜,
他和我的工友,并没有死于上帝。
  村民抱着灵位正在迁徙,
潘金莲身后排队的高女,都跳进了
  挖成湖泊的基督教堂里。


上一篇: 左秦诗选

下一篇: 身体记(组诗)

诗讯
最新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