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诗歌: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南阳商丘信阳周口驻马店济源
当前位置:首页 > 评诗 > 一诗一评《我是谁》《十月的情感》
一诗一评《我是谁》《十月的情感》
时间:2017-12-12   浏览次数:352    作者:李仪  文章来源:


    李仪,本名李智勇,天津作协会员。自1977年先后在《人民军队》《天津日报》《今晚报》《中国环境报》《天津文学》《西北军事文学》《延安文学》《读者》《文学自由谈》等报刊发表大量散文、小说、诗歌及评论等作品。出版散文自选集《在西北行走》和散文教学课件精选《李仪·聊散文》。



 

我是谁


墨翰


机械甩着头颅
这密不透风的空间
(即使透风又能怎样,黑衣人
着官话)
墙壁,若有若无打一枚
光波,在一只

壁虎拽起的脚印里其实

打量和被察言一样
这里没有所谓瓜熟蒂落及
象征自由的喉舌们

但值得,确认
夜,攀爬者继续攀爬
救命草绳许被搁置
像,有谁的发梢
变腐,脱落
(或许,有一种暗喻生成另外一种暗喻)

在关闭眸子之前
在诅咒遗忘之前
在钻进西西弗斯身体之前
你都是一块不折不扣
——石头




评析


    《我是谁》这首诗暗喻丛生,硬度很大,正像诗里说的“(或许,有一种暗喻生成另外一种暗喻)”。为什么要这样?无他,不好说,也不便说,或许跟个人的际遇及环境有关。

我读这首诗,是想打开一扇门,以便看到一个独特的心灵世界,这个世界是诗人坐在轮椅上为我们敞开的。这是因为墨翰本身就是一个独特的诗,20年前他失去了行走能力,就是俗称的“渐冻人”,这是跟科学奇人霍金一样的病症,终生将在轮椅上看世界。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墨翰对外部的认识就是从感觉开始,也就是从感性直观上升到知觉印象然后再形成最初的思维。这是纯粹的诗性思维,充满了想象的动力,于是墨翰的诗就成为纯粹的诗。

我们知道,诗人和所有的艺术家一样,可以卑贱,可以贫穷,可以生病,忍受诸般不幸和不公,但是在特定领域,他是至高无上的王。这首诗我想就是这样。现在,我们考虑这首诗,就是从丛生的暗喻或“暗喻生成另外一种暗喻”中,看到了什么,体会到了什么,然后再从诗的角度,看他怎么来阐述这个题目。

实际上墨翰回答这个深奥的题目是从自身的际遇出发的。“我是谁”这是天问,天问需要匍匐在大地上卑贱的灵魂来回答,这是相当残酷的。要知道,在轮椅上生活的墨翰并没有完全跟俗世,相反,社会上的一切却执著地进入他的视野,有时还不免直接跟他发生冲突,让他对底层和弱者的含义有了切身的体会,于是,他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就不可避免地含有一种硬度。

我赞成理解诗需要理解作者这句话,这里说了这么多,我想对认识这首诗就好说了,因为他所叙述的场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写这首诗之前的经历),留给我们的只有体会蕴含在其中的情绪。我所能说的是,空间、黑衣人、光波、壁虎、攀爬者、救命绳等等,这里的暗喻本身就成了暗喻,因为这里不完全是暗喻,也有借喻、借代,更多是一种象征,实际上成了寓言。我们读诗,要的是感觉,是通感作用下的那种感觉。

那么我们怎么来看他阐述这个既定的题目,就在最后一段:

 

在关闭眸子之前

在诅咒遗忘之前

在钻进西西弗斯身体之前

你都是一块不折不扣

——石头

 

大家来看,连着三行,传达出的是一种愤激、无奈的情绪,这时候作者适时地对接了这个题目,我是谁?他没有放在飘渺的时空去考虑,而是直接回答,是一块不折不扣的石头。以硬度面对硬度,对抗性很强。




十月的情感


梦华佗

 

当风开始剃度季节   

你就成了我

心中的佛像 而

所有的思念也就成了

经文里的月光

终究  我们还是那两扇

不能还俗的庙门

关上是秋凉

打开是忧伤



评析

 

    我个人偏爱叙事类型的诗,这跟我的诗观有关系。我认为心绪飞驰为诗,先人刚从愚昧走出,看到流星飞过,看到日月交替,由此揆诸各种生活现象,必然会生出无穷感慨,我把这称之为诗。这里一个重要之点,就是及物,任何不及物,都是无病呻吟。

    梦华佗善于写小诗,我不知道他作为医生在给人开药方之后,除了诗还想到了什么。这很关键,撬动他诗思之门的正是生活中的形形色色。下面我们来看一看——

这首小诗所呈现的叙述背景是秋季,缘于风的剃度,万物萧索。在这样的季节,心情也是低沉的,于是诗中的“你”作为“我/心中的佛像”出现了,随之“所有的思念也就成了/经文里的月光”也就很自然了。这里透露出的禅味是缥缈,不可及。这是第一层意思。

中国诗歌,秋思是个传统的主题,睹物思人,对季节的感应也会引起对人的思念。读诗至此,我们可能会感悟到所思何人,因为下面第二层有所展开两扇庙门的所指我们可以想象,对两个人来说,说是人生之坎,情感之坎,都可以。问题是为何要说是“庙门”,除了前面制造的场景,我想还有世俗道德的约束这一层意思,而还俗的“俗”显然是世俗人们的情感和生活。应该说,世俗生活是顺应人的本性的,而“还俗”不能,这就是这首小诗给人伤感的原因。

第三层意思纯属感慨,也就是“及物”之后的情感表达,我们不说也罢,说了让人心疼。

总起来说,这首小诗给人印象极深,由于医生的职业关系诗人对痛苦有独到的理解,写起诗来也就心思缜密,风格呈低沉柔婉细腻深刻一路。

诗讯
最新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