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诗歌:郑州开封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许昌漯河三门峡南阳商丘信阳周口驻马店济源
当前位置:首页 > 评诗 > 读简锋《在洛阳,寻找一朵牡丹》:让一朵牡丹在阔大的神性里绽放
读简锋《在洛阳,寻找一朵牡丹》:让一朵牡丹在阔大的神性里绽放
时间:2018-7-31   浏览次数:1483    作者:梦阳  文章来源:

在这个俗世的当下,如何重塑人文关怀的圣殿与高扬理想主义的大旗,无疑是当下知识分子的使命,更是真正意义上的诗人的使命——历史性的使命。然而,在这个贫乏的时代做一个诗人意味着在吟咏中去摸索隐去的神的踪迹。从这个意义上说,诗人简锋就是这样的,他一直在“摸索”,在寻找“神的踪迹”,于是,他把神的踪迹或者说神性不着痕迹地寄寓在“一朵牡丹”里——

说什么花开动京城

说什么暗香满池阁

在洛阳,寻找一朵牡丹

我注定描写不好

她的巧笑嫣然、玉面霞染

也注定勾勒不出

她的风姿神韵、辽阔无限

在这里,诗绝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文字排列抑或一种自然的简单映射,而是诗人的人生经验感悟甚或生命的认知,诗人借助语言的工具一步步地为尘世中的人们剖开世界的真相,轻轻拭去世人心灵的蒙尘,引发世人去思索。所以,诗人在这里的认知已经远远高于“花开时节动京城”“暗香满池阁”的空洞赞美,那都是诗人们高蹈于牡丹之上的华丽溢美,而没有真正地进入事物的内部。其实,看宇宙万物,无不满着神奇和奥秘。只有融身其中,并对之有所参悟,那么,世界必然会以另一种情形真切地呈现在你的面前。于是,诗人说:

河洛的风

是我刮起来的

我的春风

试图催开

这样一朵宿命在身的牡丹

这时,诗人已经成为宇宙的对话者,宇宙的语言在这里已经不再是难以破解的密码,即便那些不可思议的东西也会得到理解,并执拗地向着诗人发出了诗意的声音。正如苏珊•朗格在其《艺术问题》中所说:“真正能够使我们直接感受到人类生命的方式便是艺术方式。”简锋正是以艺术的方式在呈现这些:

于是,我在河图洛书里找你,

在洛河水暖的清波里找你

在邙山占东风的第一枝上找你

在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找你,

在隋唐大运河的码头上找你

在杜康燃着的火焰里找你

在白马驮着的经文里找你

在龙门石窟的佛像前找你

在隋唐盛世里找你

“诗人是潜泳者,他潜入自己思想的最隐秘的深处,去寻找那些高尚的因素,当诗人的手把它们捧到阳光下的时候,它们就结晶了。”(语出彼埃尔•勒韦尔迪《自卫》)此刻,诗人简锋正是这样的,他去“河图洛书”里、“水暖的清波里”“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隋唐盛世里”去寻找那些“高尚的因素”,其所寻找已经远不止于“一朵牡丹”了,或者说其所寻找的是一种隐喻,因为他深深地懂得:“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苏轼《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二首》),所以,他选择了比喻的方式,因为“一些正确的思想或不正确的思想,远远没有比喻的语言——它有时是一种描写——更能激起内心的活力,激起写作的愿望。”(耿占春《隐喻的活力》),席勒在《美育书简》中明确地提出“美是精神和感觉谐和的结果;它是同时诉诸人的一切能力的,只有当人充分地和自由地运用他的一切能力,才能够正当地感受和评价美。为了这个目的,必须有毫无拘束的感觉、豁达开朗的心胸、新鲜活泼而且一点也不疲惫的精神。”而诗人简锋无疑是具有这样的精神的——

于是,我编造了唐尧、虞舜、夏禹的神话

只为在神话里找到你

我召集了八百诸侯,迁移了九鼎

又写下一百多个帝王的故事

只为在故事里找到你

歌德曾在《浮士德》中说过:“一切消失的,只是一种象征;无可名状者,在这里完成,所以,诗人并非梦呓者,而是清醒地守望着世界的人。”诗人在这里更是在拓展着这个世界——这个诗意隐遁的世界,他忙于在为这个世界上漂泊者的灵魂寻找着诗意的栖居地。大诗哲海德格尔在他的《诗人何为》中也论述了类似的观点:“诗人最深切意识到时代的贫困,当多数人沉沦的时候,诗人领会到了自己的存在,深情地为时代寻觅神的踪迹。诗人是神圣者的信使,他讴歌神性,给我们带来本真存在和神圣者的消息。诗人是时代的先知,在黑夜的时代,最先达到真理的敞开。”这样说,诗人的“牡丹”已经不是洛阳牡丹园中的牡丹,也不是这尘世中的任何一朵,而——

这,就是一朵牡丹的宿命

这又何尝是这个世界上一切神性事物的当下“宿命呢”?所以,诗人感叹——

她只盛开在我的心窝里

盛开在我的血液里

盛开在我的骨髓里

盛开在我的肺腑、我的呼吸里

盛开在我日夜的思念里

这一朵牡丹

她,从不曾在人间绽放

“一首诗开了头,诗人并不知道这首诗怎样结束,有时,写出的东西叫人吃惊,因为写出的往往比他预期的更好,他的思想往往比他希求的更远。”(布罗茨基《小于一》)也许,诗人最初落笔的时候仅仅在想着呈现牡丹之美,然后,写着,写着,却深入的另外一种世界,呈现出了一种别样的生命哲学,是宇宙的奥秘或一种莫名的阔大的神性启示在他的笔下得以闪现,就像普吕多姆曾在《沉思集》中所言:“根据公认的原则,容器应该比所盛之物大,这就是说人们有限的知性不能掌握无限,然而诗人却能将精神表现得出色的完美和智慧的无限。” 

胡安•拉蒙•西门内斯在其《三个世界的西班牙人》中也说:“诗歌的职能只有一种作用:深深地沁入我们精神的圣殿——那里有灵魂最彻底的隐情和孤独——帮助我们实现在内心深处揭示人生本质的愿望。”

无疑,诗人的这首诗正是这样的。



 


附原文:《在洛阳,寻找一朵牡丹》


作者:简锋


说什么花开动京城

说什么暗香满池阁

在洛阳,寻找一朵牡丹

我注定描写不好

她的巧笑嫣然、玉面霞染

也注定勾勒不出

她的风姿神韵、辽阔无限


河洛的风

是我刮起来的

我的春风

试图催开

这样一朵宿命在身的牡丹


于是,我在河图洛书里找你,

在洛河水暖的清波里找你

在邙山占东风的第一枝上找你

在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找你,

在隋唐大运河的码头上找你

在杜康燃着的火焰里找你

在白马驮着的经文里找你

在龙门石窟的佛像前找你

在隋唐盛世里找你


于是,我编造了唐尧、虞舜、夏禹的神话

只为在神话里找到你

我召集了八百诸侯,迁移了九鼎

又写下一百多个帝王的故事

只为在故事里找到你

我的指南针,找不到你

造纸术、印刷术,没有镌刻你

在洛语念着、讲着的佛、道、儒里

在平平仄仄的唐诗宋词里

都没有找到你


这,就是一朵牡丹的宿命

她只盛开在我的心窝里

盛开在我的血液里

盛开在我的骨髓里

盛开在我的肺腑、我的呼吸里

盛开在我日夜的思念里


这一朵牡丹

她,从不曾在人间绽放


诗讯
最新作品推荐